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幸运彩票注册 > 贝西伯爵 >

用最低姿态呵护你

发布时间:2019-06-07 04:0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喜欢乔·威廉姆斯是因为我总觉得他长得像我姥爷。其实两个人不光是肤色不同,长相也不相像,但一看到这张1973年的现场录音专辑《Joe williams live》的封面,我就忍不住要从心里感慨,呀,姥爷。

  带着这种想法,乔·威廉姆斯的声音注定是越听越亲切,虽然同样作为被贝西伯爵赏识并合作的歌手,乔·威廉姆斯在声音的感染力与爵士歌手必须具备的神经质上,都远远不及同时期的Frank Sinatra(弗兰克·辛纳塔)。

  乔·威廉姆斯不酷不野不拉风,温吞吞的好脾气是他唯一的噱头。作为爵士乐手,他罕见地拥有着漫长而没有丑闻的一生,最后以获得格莱美奖而告终。而同时期的另一位爵士乐歌手弗兰克·辛塔纳,比他小两岁,比他早死一年,却是前途也自毁过,发妻也抛弃过,战争电影也拍过,然后就得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1969年录完最后一张唱片以后就此隐居,这一辈子过的算是精彩纷呈,性价比极高了。

  不过,那个时代恰好需要这样的威廉姆斯,所以他变成了“活生生的传奇”。大乐队(Big Band)的那个年代,深陷经济危机中的美国人谁都不要再听空话或是提蠢问题,大家白天昏昏沉沉东奔西跑,晚上不去彻底娱乐一下似乎就没有办法顺利过渡到明天。幸好那个时代里,电视业制造者们正在不断地互相掐架导致荧幕空空,否则便不会有那么多人涌进小酒馆中听威廉姆斯唱歌了。两首经济大萧条时的名曲《Youre a Sweet heart》和《The Very Thought of You》,被乔·威廉姆斯唱得温软缠绵,分分钟仿佛都在低姿态地附和着你心声———你受了挫,那歌声就为你摇旗呐喊;你发了昏,那歌声便为你敷冰毛巾。

  所以,我觉得乔·威廉姆斯是我在爵士乐手世界里的姥爷:都是会真心实意地问你今天过的开不开心的人,永远温文尔雅面带微笑,不会凹造型,时刻保持低姿态。

  姥爷去世四年了。1997年的金融危机时,有一天他带着我去书店买每周一本的笑话周刊,回来的路上,一栋房子着了火。他拉着我的手,站在路边一起仰着头看。周围有人在传着起火原因:有人生意大赔便开了煤气要自杀,又有人掏钥匙开门回家时,不慎打出了一个出类拔萃的花火。故事版本众多,情形却都很相似。他看着我说,幸好咱们没什么钱。我点点头,手中的笑话册子上粘上了许多焦黑的灰尘。十岁的我长得瘦瘦小小,那时的姥爷却很气宇轩昂,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身后是一片水火不容的景象,烟雾蒸腾,灰烬漫天。大环境又恰好是傍晚时半明半暗阴阳两可的魔幻时刻,所以那一幕是我童年的史诗,并在漫长的成长期里不断地润着色。

  乔·威廉姆斯唱起了《Yesterday, Today and Tomorrow》,嗓音脉脉含情;我在心里跟姥爷说,姥爷,现在还是不怎么好,不过依然影响不到你和我的。

  作者注:乔·威廉姆斯(1913-1999)20世纪50年代贝西伯爵乐队的前台主角,他以平顺柔滑的男中音将贝西伯爵时代的乐迷一路引领到了上世纪90年代。

http://upinthemix.net/beixibojue/18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