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幸运彩票注册 > 陈骅 >

重庆各界组团唱红歌 小学生问:什么叫苏维埃?

发布时间:2019-04-26 08:4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出租车渐渐驶入市区,1月8日的重庆笼罩在寒冬的迷蒙灰色中,这是一个少见的清除了所有户外广告牌的城市。当深入其中,你会发现正激荡着一片红色的大海—一场激昂的,自上而下的红歌传唱运动,正唱响在这片1056万人口的土地上。

  这一场独特的文化运动,令重庆吸引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关注。刚刚过去的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到访重庆,高度赞扬了重庆“唱读讲传”活动,并观看了一场专门为他准备的红歌演出;在记者采访的南岸区珊瑚实验小学,该校的合唱团一曲《森林重庆》唱到了维也纳,并刚刚接受完日本《朝日新闻》的采访;退休的声乐老师,为络绎不绝的拜师学艺者忙得不亦乐乎,在他的学生中,厅级处级干部比比皆是;而开出租车上夜班的陈师傅,也会经常因楼下老人练唱红歌吵得睡不着觉……

  当重庆市委宣传部通知陈骅,习要观看“唱读讲传”演出,陈骅即有一种压力之下的兴奋感。从2008年“七一”晚会开始,他就成为重庆所有红歌演出的总导演,负责该市各种庆祝活动,和国家领导人来访重庆的汇报演出。

  他和记者接触的所有官员一样,用“政治任务”来形容唱红歌—以市委的形式下发至各机关单位,并由其单位党政一把手来抓。其源头文件《渝委办发〔2008〕26号》,以市委办公厅的名义规定,“为英雄的山城提气提神”,要“认真组织实施,让红色经典歌曲唱响巴渝大地”。

  在此指令下,重庆每年都要充分利用“五一”、“五四”、“六一”、“七一”、“八一”、“十一”等重要节庆,举办红歌演唱的重大活动。并先后为、习、、、刘延东、孟建柱、罗干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国内外嘉宾举办大型“唱读讲传”演出。

  在采访中,有很多人,因为“唱红歌”,其工作和生活发生了极大变化。陈骅是最典型的一个。此前,他是重庆市群众艺术馆的导演,一年需要执导的晚会最多一两场,参加者多为市里的官员。但现在,他常常和中央高层领导近距离接触,在晚会谢幕时,需要“扶着胳膊亲自将这些领导人带到舞台上站到合适的地点”。他刚刚执导完重庆庆祝“两会”的红歌晚会,在接下来春节之前,还有四个不同类型的红歌晚会在等着他。

  在军队一直组织导演红歌晚会的陈骅被精心挑选出来,开始担任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有领导告诫他,这非常严肃。“试想,书记坐在台下看演出,突然台上一盏灯掉下来,这可不得了。”

  他说自己“紧张极了”,即使现在,已导演过不下上百场晚会,也从未出过纰漏,但只要有领导参加,仍然会感到压力无比。他必须要亲自检查每一条线路,每个灯光。“电力只能支持几个小时,必须要合理估算时间,绝不能晚会中突然灯不亮了,或哪条线路出了问题。”

  还要根据不同领导安排不同的红歌。“习观看的演出,我们至少要彩排四次。特意安排了军旅歌手杨丽君演唱《英雄儿女》作为主打节目。来访时,因为他曾在石油部门工作,所以专门安排了《我为祖国献石油》这首歌。”

  这些红歌晚会,全部不售票。观众都是组织上安排,多以单位为代表,按区域分坐。安保级别极高,每个入场者要签一份保证书。并要提前一个小时入场,由陈骅培训观众,何时鼓掌,何时合唱都要预先安排。

  一份来自重庆官方的数据统计显示,迄今,全市累计开展红歌传唱活动达10.4万场,参与人次达到8000万人次。

  专门组织唱红歌的部门是重庆市文广局社会文化图书馆处。当市委下发唱红歌的通知,该处挑选了100首红歌供上级挑选。“这个活动由薄书记亲自策划,他从100首里面圈定了45首红歌,以供各级单位学习传唱”。该处工作人员汤涛介绍。

  2009年的国庆,重庆市主要领导和40个区县的党政一把手,共同参加红歌联欢会。18位书记、区长上台高唱《团结就是力量》,尽兴处有力地挥起拳头。主动参加,要求“55岁以上的同志,和我一起上台唱一个!”

  这一活动在重庆市委书记的大力推动下,以“六进”的态势遍布重庆各个角落。“进机关、进企业、进社区、进学校、进广场、进农村”,汤涛发自内心地感叹,“群众文化运动从未像这样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事实上,在采访中,无论拨打当地何人的电话,铃音都是《我爱你,中国》的歌声。

  2009年1月,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对重庆红歌进行专题报道,题目叫《红色经典唱响山城》。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以及人民网、新华网、新浪网等媒体轮番报道重庆唱红,在全国产生了极大的政治和社会影响。

  到去年10月,重庆举行了国家级别规格的中华红歌会,来自内地及香港地区、台湾地区等选派的63支合唱队3000余人前来比拼歌艺。这一比赛由文化部和中共重庆市委、市政府主办,主题为“高唱红歌,振兴中华”。中华红歌会的准备接待工作由社图处承担,下班时间延长到半夜12点。比赛结束后,该处“每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汤涛介绍,重庆市全权承担了各省市参演合唱团及嘉宾赴渝后的吃、住、行,并补助各合唱团往返火车硬座车票。3000多宾客入住18家酒店,并配备48辆豪华大巴全程接送500余次。“这种待遇,在经济条件相当好的东部也是非常少见的。”

  这一项非常明确的政治任务,因为重庆领导层的推行,被各个层面不遗余力地执行。这些大型晚会精彩节目的背后,是各个单位抢抓苦练的成果。单位里、行业内、不同区域之间的比赛也热火朝天。

  据南岸区文广新局社文科科长何亚军介绍,该区存在不同等级的合唱团100多个。基本上每周都会在不同的地点如广场一类举行红歌合唱。现在,组织唱红占据了她工作量的50%。在这项工作的潜移默化中,常常听流行歌曲的她,现在不由自主就哼起了红歌,还了解打拍子和指挥有何不同。因为不断地要印发文件和曲目,办公室打印纸的使用量比以往成倍增加。

  该区最有特色的是退休声乐老师李晓雷组织的“施光南女声合唱团”,在该市赫赫有名。李晓雷退休前一直是艺术专业的声乐老师,退休之后并不寂寞。自重庆掀起唱红以来,登门拜访学习唱歌的人踏破了门槛。在歌友们的强烈建议下,干脆组织了合唱团。

  李晓雷明确地表示,合唱团是在重庆唱红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现有成员约50多人,年龄从33岁到60岁。“主要都是政府机构的骨干或公司的高级白领,级别最高的是南岸区委组织部部长。”他说,作为一个厅级干部,她工作极其繁忙,但每周二晚上的课从未缺勤。尽管李曾提出过考虑到她的工作性质,可以在方便的时间单独辅导。

  在如火如荼的氛围中,每个人学习音乐的热情被极大地激发出来。“这些来学习的官员可能觉得,如果有一些场合,她们高唱一曲,能极大地展现个人魅力,何乐而不为?”

  现在,这支合唱团的要求越来越高,分四个声部。已经由“单纯的唱个精神头”到向更专业和艺术迈进:由钢琴伴奏,选练歌曲《天路》也是难度最高的武警版本;《祝酒歌》、朝鲜革命歌剧《心海》里的歌曲《一片丹心》都是选择内容,“必须选取红歌,但如果想在艺术上有所提升,我们也开始考虑接触外国作品”。

  在他们看来,这项运动相当有益。“那些学员刚来的时候,有的驮着背,目光涣散,或者不注重穿着打扮。自从参加合唱训练之后,昂首挺胸,气质好多了。大家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一起,朋友圈也扩大了很多。”

  何亚军的孩子在该市重点小学珊瑚实验小学里读六年级,也是校合唱团的成员。这个合唱团,已经把红歌唱到了北京、香港、维也纳。

  在这个“唱红歌数一数二”的小学里,共有3000多名学生。自唱红以来,他们每天13:30准时沐浴在校园播放的红歌之中,音乐课教唱红歌的比例也大大增加。学校“红五月”红歌比赛重要性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下学期比赛准备工作已紧锣密鼓地开展。

  在此已担任十年校长的谭劲在接受记者采访前,首先定义话题中的“红歌”。“所谓红色,是指健康积极向上,令人振奋的颜色。基于教育的功能,我们拓宽了红歌的范畴,凡是健康向上的歌曲,都是红歌。它不再局限于革命战争年代中的讴歌。”她将其视为“学校艺术教育寻找到的一种新途径”。

  孩子们在这些“指向性”非常强的歌声中,不自觉地“扬弃了流行歌曲中一些灰色的情绪,唱出了新的精神面貌”。

  然而,对于社会上的各种担忧,将过多政治色彩强烈的歌曲强加给孩子,她归结为,“人们对红歌的理解太狭隘,存在偏见。”她认为自己必须在这种推行之中寻找出一条适合教育的路径,于是,拓宽了红歌的范畴,“作为一校之长,我必须要有政治头脑。”

  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没有唱红在重庆迅速地铺开,没有“大环境的熏染”,校合唱团也就没有如此多的歌唱平台—参加各种各样的唱红晚会,为来访的国家领导人演出,并走上维也纳的歌唱之路。

  六(一)班的魏晶晶是合唱团的领唱。这个个子不太高的小女孩,头脑清晰。她说自己很爱唱红歌,也爱周杰伦的《霍元甲》和摇滚。“红歌很激昂,能调动我们的精神,周杰伦和摇滚能放松我们的情绪”。

  “能参加校合唱团的成员都是素质全面的孩子”,遴选非常严格。当合唱团声望如日中天的时候,指导老师彭昕会接到很多家长的电话,请求让自己的孩子加入,“那怕不参加演出,在里面学学也好。”

  彭昕说,2009年下半年到2010年上半年是演出最为密集的时段,最繁忙时,每个星期彩排、演出要用三天。演出规格高,每一场都要彩排:第一天站台,第二天试灯光,第三天演出,每一次差不多四五个小时。长期操练下,孩子们自己学会了化妆,擦粉、画腮红,流水作业很快完成。

  如今,在高规格的大剧院里合唱,孩子们已从最初的灯光一打紧张得浑身发抖训练成了表现欲高涨的团队。主打合唱歌曲《森林重庆》被演绎得炉火纯青。这也是应唱红要求,歌颂 “五个重庆建设”的创作歌曲。

  作为一个音乐老师,彭昕说,最主要的是要教孩子唱歌,而唱歌“一定要能体会歌曲中包含的意义和情感”。在教唱《红星歌》时,前段“红星闪闪放光彩”的处理要激昂,后段“长夜里”要包含深沉的感情。彭昕从学校的资料库中找出电影片段放给孩子们看,让他们体会潘冬子当上小红军的激动。

  也有二年级的孩子还太小,不懂得歌词的含义。他们问彭昕,“什么叫苏维埃?”

  唱红歌只是重庆“唱传讲读”之一。重庆市委宣传部长何事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唱”即唱红歌,就是唱人民解放的歌、社会主义建设的歌、改革开放的歌。“读”即读经典,就是读古今中外几十年、几百年以至几千年大浪淘沙留下的精彩诗文。“讲”即讲故事,就是讲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时期打动人心、催人奋进的人和事。“传”即传箴言,就是传播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思想的格言、警句。西南大学文学院院长刘明华刚刚在飞机上看完最新一期《读点经典》的稿件。他也用“战战兢兢”,形容作为主编的压力。

  市委书记为该书作序,他在序言中写道:“《读点经典》作为一种时尚的‘口袋书’,篇篇都是名篇佳作,好比维生素片,虽每日一粒,亦可养身。”

  记者看到,《读点经典》是个比手掌稍大一点的小册子,字数3万多,主要是“方便干部携带,随时在机场、在路上都能取出来读一读。”每月一期,内容多为传统经典及各类语录。

  既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语录,也有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既有《爱莲说》,也有《西风颂》节选。但毫无疑问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占据多数。

  刘明华以博士论文的要求来编辑,版本选择也严谨有据。每期选择选题时都有一些社会背景,“之所以选择《我有一个梦想》,是因为当时奥巴马正角逐美国总统,我们为传达这一种族平等的信念。比如春天到了,我们也会选择一些咏春的作品等。即使这本读物有红色一说,也不是阶级斗争里流血的红色,而是象征中华民族的红色。”

  刚开始,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只是为了提高干部们的文化修养,到现在,高居重庆畅销书榜第一名,无可撼动。“出版社从被动接受任务到现在赚得盆满钵满。”刘明华说,这个小册子发行量全国已高达1300万册,比如教育部从上至下都是人手一册。

  令红色浪潮更进一步的是,从2011年1月3日起,重庆市民发现,重庆卫视已经做出了全新的改版,被媒体称之为“红色频道”诞生。

  最大的变化,就是晚间黄金时段将不再播出电视剧,而用自办的红色文化节目来代替。这在全国省级卫视频道中绝无仅有。重庆卫视著名主持人韩咏秋告诉记者,新改版后,除了重庆新闻联播和《拍案警示》保留外,其他节目都被换掉了。作为《拍案警示》的主持人,在之后的选题上,会倾向选择打黑除恶、反腐倡廉的案件。

  根据节目单显示,每天的上午和下午,重庆卫视均播放一次“唱读讲传”的节目。晚上新闻联播结束后,开播新设的《信念》和《经典电影赏析》。反映主流价值观的电视剧,拟安排播出《毛岸英》、《解放大西南》、《特战先锋》、《平原枪声》等。

  据媒体报道,对于该台改版,市有关领导曾召集重庆广电集团的有关领导,做出过重要指示,称赞“五个重庆”宣传片、新闻节目、《记忆·红色经典》栏目办得很有特色。但还要继续改版,他认为,当前电视剧偏多,有些电视剧内容档次不高,应适当减少,要对各时段进行精心研究、精细化编排,真正引领全国文化风气之先。

  预计,改版工作全面完成要到四月,该频道正好配合全国大学生红歌合唱活动,“营造全国范围的唱红气氛”。

  入夜的重庆,人民广场上依然歌舞升平,出租车司机陈师傅,每天奔跑中,看到一个又一个人山人海的传唱活动,透过出租车窗可以看见广场上跳舞的人群,一直被视为重庆市民强身健体的传统“坝坝舞”,在红歌传唱的背景下被赋予新的使命。

http://upinthemix.net/chenhua/4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